红杏视频打开永久

   和上次一样,混沌归源紫煌劫在漫长的突破过程中承受了巨大压力,一点点磨合进步,几天时间就相当于正常几个月的苦修。

   缓缓喷出一口炙热吐息,将体内最后一丝躁动魔力完平复,李瑞收敛情绪,看向自己的系统面板。

   血色契约·秘钻阶

   您精通血液中蕴含的生命魔力,超越自然规律极大延长寿命,获得最大生命值3.5%的法术强度,同时每1点法术强度会增加您4点额外生命值。(该效果不会自我循环叠加)

   您对生命魔力的利用效率增加,吸血效果突破100%上限。(秘钻阶最大不超过%)

   经过罗丽她爹的细心教导,借助血族对气血魔力的理解,李瑞终于以他山之石攻克了最核心的被动,自身属性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

   李瑞

   种族:人类·真龙

   能阶:秘钻(灵性内敛)

   等级:575级

   生命值:815+法术强度×4)

   法力值:%)

   林令妍纯美靓丽照

   护甲:7×115%)

   魔抗:2×115%)

   攻击力:8144

   法术强度:1+4.5%法力值+3.5%生命值)×200%

   瞧我这可怜的攻击力,标准的法师模板,以后谁再敢说我不是法师,老子就锤爆他的脑壳!

   强行忽略了巨型九头蛇和阿塔玛的清算带来的攻击力加成,李瑞美滋滋的欣赏各项属性,盘算捏在手里的金币该如何使用。

   原本为了防止血色契约无法突破,他准备升级灭世者的死亡之帽弥平气血魔力的失衡。

   等发现自身的力量足以破开瓶颈,这笔钱就可以省下来了。

   毕竟,死亡之帽是真的贵,比防御类装备普遍贵出近50%!

   最关键的是以李瑞现在的蓝量,14万法术强度已经有点超标了。

   如果没有永恒被动和吸蓝刀,他根本无法支撑长时间的战斗!

   所以,相对而言,弥补自己的短板更加重要!

   不过……自己有啥短板呢?

   看着自己强到变态的各项属性,李瑞迷惑的挠了挠头。

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人潮如织的长安街,一个魁梧壮汉突兀的从隐蔽小巷走出来,眯起眼睛看了看天上的骄阳,有些不习惯如此剧烈的阳光。

   而在他不远处,一辆奢华内敛的轿车安静停在街边,9名穿着帅气黑西装的男男女女一字排开,吸引着路人惊艳的视线。

   “这是在拍电影吗?”

   “带着墨镜看不到眼睛,好酷啊!”

   “那大长腿,我的天啊,这身材也太好了吧?”

   (以下为防盗内容,十分钟后刷新。)

   (正版读者请静等十分钟后替换,自动刷新,不需要手动刷新。)

   (极小概率未自动刷新的书友,请手动清理缓存。)

   “如果说,完体的永恒不灭无量劫是直通神座,没有缺陷的道,那为什么王磊会被卡在黄金阶不得寸进?”

   “理论上的完美不代表实际操作中也能顺风顺水,以人类的精神体魄模仿神明蜕变,能得到一份真髓就已经是难上加难,更不要说这两种功法越到高阶,其存在状态越是需要靠拢神明,也就是说,王磊从觉醒修炼永恒不灭无量劫的那一刻起,他就必须将自己的成长曲线拉到和转世神明一样的高度!”

   “气血、真元、体魄这些外部条件就足以压垮凡人,更何况灵性向神性蜕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于是王磊就相当于在和自己的功法赛跑,一旦他的成长曲线被永恒不灭无量劫的需求所超越,他的修炼速度就只会越来越慢,到最后接近停滞!”

   听着秦浩的诉说,凤瀚然逐渐眯起眼睛,瞳孔深处浮现出一丝疑惑。

   “等等,同为不灭真龙,为什么李瑞能进阶秘钻?”

   秦浩气息一滞,沉默许久,最后才苦笑摇摇头。

   “我不知道,但硬要解释的话,那就是他的成长性超越了神明。”

   “这不可能!”

   凤瀚然下意识的惊呼一声,但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李瑞这些年来的战绩,迟疑的蹙起眉头。

   如果从觉醒阶算起,李瑞几乎稳定的一年提升一个能级,原本以为是灵气复苏导致的超凡力量提升难度降低,但现在看来,即便没有灵气复苏,李瑞也数百年,甚至数千年才会诞生一个的超级天才。

   以凡人之躯超越神明,历史上这种人一般都有个共同的名字——圣人!

   心境一片激荡,凤瀚然脑中不禁闪烁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 李瑞的名字会不会和李聃一样,永远印刻在中华的基因中,甚至成为某些神明都顶礼膜拜的对象?

   “不管结论多么不可思议,但现实就摆在我们面前,李瑞作为第一名专修永恒不灭无量劫进阶秘钻的不灭真龙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他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比我们更接近真神。”

   “而王磊……虽然他天资过人,心智坚毅,但长久的停滞也许让他产生了自我怀疑。”

   “可能就是这一丝自我怀疑,让他无瑕不动的心境裂开一丝缝隙,给了来自宇宙暗面的力量以可乘之机……”

   秦浩幽幽叹息一声,满脸苦涩。

   “但看起来,你似乎一点也不感觉意外?”

   凤瀚然紧盯着他的双眼,清澈眼眸中酝酿着淡淡神光。

   “他是我们不灭一系挑选出来的麒麟儿,也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期望,几十个秘境的资源倾泻在他一个人身上,我们甚至为他去猎杀神话种……”

   “但最终,我们依旧没能帮他补上“人”的短板,海量的资源沉淀在他体内而没有丝毫进展,想必这份自责也是他失控的重要原因。”

   秦浩疲惫的移开视线,目光悠远,口中发出一声带着无尽悲凉的感叹。

   “毕竟,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啊!”

   “所以,你们很早就知道他可能会失控?”

   凤瀚然眼神变得暗淡,心中五味杂陈。

   “你以为第一百八十七号屠龙预案当年是怎么通过的?”